玫瑰荒原

fate专用号。红茶受。阿拉什受。其他待补充。

诸位王的霍格沃茨设定

拉美西斯二世【格兰芬多】

:来自埃及的巫师,声音洪亮是本人一大特征,据说能从学校楼梯的这边清晰地传到那边。因为不太喜欢英国的建筑风格,非常想给学校捐个很有个性的新建筑物(比如金字塔),不过被校长婉言谢绝了。
据称入校时曾试图把一只人首狮身兽幼崽假做猫咪蒙混过关一起带过来,却不幸被识破。除此之外,他确实对很多神奇动物——尤其是雄壮的猛兽,有出色的驯服能力。另外,与他豪气的声音给人留下的印象截然相反的是,在应对和制作建筑物及魔法机关这件事上,拉美西斯有着绝对令人称道的精确度和细心,或者说,他在内心深处有着其他男生所不具备的细腻洞察力。

魔杖是桑叶无花果木配上一种埃及特有的魔法生物人面狮身兽的尾毛所制,制造商也是埃及的。

没有加入魁地奇队,原因可能和他的义弟有关。而成为格兰芬多大概率也和这个有关,是“与其说是勇敢,不如说是敬佩那种勇气”的类型。所以尽管自己没什么兴趣违背校规,但却依然和那些喜欢冒险的格兰芬多相性良好。

吉尔伽美什【拉文克劳】

你很难从他的外表感觉到他那可怖的智慧,但你一定能从他的外表感觉到他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以包容怪人见长的拉文克劳不会排斥这样的学生,更何况他的兄长也是拉文克劳的。他很傲慢,这种傲慢会让他轻视弱者,所以不管他有多么聪明,也还是会在弱者身上吃亏。有些人常常会觉得他那显而易见的跋扈个性更该属于斯莱特林,可是他其实并不需要那样的野心,因为他认为自身已经位于顶点毋庸置疑了。
他最古怪的一点是总能拿出你想都不能想到的魔法道具,无论地域还是时间,他仿佛总是应有尽有。事实上他的兄长也具有同样的能力,只不过必须到关键时刻才能显露出来。不过最近连麻瓜物品也开始出现在他的收藏里了,emmmmmmm

魔杖是纯金的——本来是这样,直到他发现没有木材的话它无法发挥作用。退而求其次,他不得不选择一只更正常的魔杖,红木的,内芯是蛇的神经。

试图加入魁地奇队,但他因为从不服从指挥立即就被开除了。

嬴政【斯莱特林】

来自东方的巫师,有着一种和大多数西方巫师不同的飘渺气质。初次见面的时候,你甚至很难相信他属于斯莱特林,毕竟他具有远超年龄的成熟,而且,大多数时候,他都只会给你展示出一种绅士懂礼的作风,他善待后辈,保护弱小,明辨是非,作为级长的他不会允许院内出现任何互相欺侮的恶性事件,在他的努力下,斯莱特林甚至整整一年都没有任何失分。
但他确实是个斯莱特林,尤其当你已经是个斯莱特林的时候,你会更明确地感受到他的可怕。他给你的庇护是只有当他确认你是他脚下一员的时候才会赐予的嘉奖。某种角度说他就像黑魔王的继任者,所不同的只是他追求的是一种死寂的和平而非大张旗鼓的混乱,除非他认为后者是达成前者的必要手段。

魔杖是柳木搭配水银内芯,这使得他非常擅长使用无声咒,尽管他在惩罚别人时并不会掩盖自己的行为。他同时也擅长幻影移形,这为他及时制止那些“坏学生”提供了方便。

属于魁地奇队,但几乎不上场。尽管如此,所有的队员仍然是听从他的指挥而行动的。

罗马尼(所罗门)【赫奇帕奇】:

他本来应该是拉文克劳……

魔杖是香柏木的,内芯是一根银白色的发丝。

没有加入魁地奇队,他不适合这种运动,也没有这种才能。


好数字

关于硬核

大部分声称自己是硬核的同人作者写出来的玩意都中二黑深残且偏离角色。
而不标注硬核或者谦虚得不会腆着脸说自己是硬核大作只会表示自己在尝试的作者往往才真的可能写出值得思考的东西
我认为原因大概只是人懂得越多才越明白自己的不足,因为知识的边界会不断扩大
……所以这导致我看到硬核这个词就不想看文
希望该牛逼起来的作者都别谦虚,给他们看看啥才叫硬核

康纳【四】

康纳在底特律警局醒来时离警局的上班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它没有继续待机,而是走到了汉克安德森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并开始扫描他的办公桌。他的桌子比【从前】的时候整齐了一点,一些反对仿生人的剪报已经消失了,它知道这是RK800对他造成的影响,这种影响毫无疑问是积极的。
但它也知道自己只对他造成了消极的影响——即便它什么也没做。从第一天见面开始,汉克安德森就毫无理由地讨厌它。
“滚远点儿。”以及,“不,你不是康纳。”这两句话就是它能从他那里得到的全部反馈了。它甚至在毫不知情的时候就被替换了初始搭档,仅仅因为福勒局长希望它离汉克安德森远一点。
“托上一位的福,我不能再让他接触你们这种塑料人了,所有仿生人相关案件已经移交到了里德警探手里,你去协助他吧。”
人类毫无计划性的安排让它之前为了和汉克安德森好好相处而做出的一切努力都失去了意义,而考虑到RK800和盖文里德也有过接触,它选择了不删除那些存储文件,并试图找出和新的人类搭档相处的方法。它的目的是达成互相协作的搭档关系,它也尽力了,可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作为一件昂贵的机械与仪器,它在盖文里德心中的地位却连他的咖啡杯都比不上。它解释了两次为什么要暂时对那栋废弃公寓里的异常仿生人按兵不动,而盖文里德回给他的只有愤怒的咒骂,作为更稳定服从的机型,康纳并不具备RK800那样过高的自主权限,无法迂回和绕过盖文里德叠加强调的命令,它最后的努力只能是提醒他们把包围线后撤以躲避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接着遵从人类搭档的命令进入了那栋公寓,然后,在爆炸中损毁。
它几乎彻底报废了,爆炸的冲击波把它远远轰飞并压在了沉重的钢筋混凝土下面,它在黑暗中被不断的停机和重启折磨了足足八小时十六分四十七秒,直到某一次它的处理器混淆了存储数据和它自身的数据,让它以为自己是那台已经报废的RK800。
它终于爬出了废墟——即便代价是遗弃腰部以下的全部组件。它靠上肢拖曳身体前行一直到汉克安德森的门前,残留的一段腰部的脊椎在地上拖出尾巴一样的痕迹。它的釱310仍然在不断流失,而它的状况却连门铃都够不到,如果不是汉克安德森正好从外面回来看到了它,并在醉意中【很大概率】把它误以为是RK800,康纳现在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康纳至今仍然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自己会在混淆状态时放弃了上传数据,而选择保留当时那具机体——那是RK800会做出的选择吗?虽然事实证明了这是有效的,但寄希望于一个人类显然是毫无逻辑而且风险大于收益的选项。或者是汉克安德森和他们【都不一样】,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模控生命两次把最先进的型号安排到了他的身边。
可是他到底哪里和其他人类不一样?
在扫描了汉克安德森的全部物品后,康纳仍然无法得到【RK800轻易就能得出的】答案。它又在那儿坐了一会儿,直到外面的天空泛起一丝蔚蓝,某一处区域和汉克安德森的虹膜颜色的色号相近,它起身走近窗户把这一幕记录了下来,又走回待机位,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它的新一天开始了,盖文里德依旧是它的人类搭档,除了这个月的奖金被罚光了让他更加暴躁之外,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同。它听从他的吩咐给他倒了一杯咖啡,糖和奶都精确复制了盖文里德昨天的比例,而他在接过咖啡时有意把它碰洒在了它身上。
它又去给他倒了一杯,回来看到克里斯警员正在和盖文里德讨论着什么。
“……总算来了,至少这块塑料做咖啡机还算及格。”
盖文里德说,接过了咖啡。康纳安静地侍立在他身旁,听着他和克里斯大声地嘲笑了一会儿自己。它在他们谈话的间隙看向汉克安德森的座位。
但汉克安德森一直没有抬头,康纳没法对比他虹膜的颜色和早晨的天空是否一致。
而且这毫无意义。

–––
我认为,更快,意味着运算速度更快,也就是更聪明,更坚固,意味着更不容易完全损毁,而更稳定,则意味着更顺从,听话,方便奴役。
相当于把更加聪明强大的存在束缚在更狭窄的笼子里。
它很乖。即便它能更快发现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它还是很乖。

康纳【三】


“换个搭档?”
阿曼妲怀疑的目光在它身上来回打量,不过她没法从它的表情得到什么答案,RK900拥有更匮乏的表情以及更稳定的系统,它看上去总是冷静平和的。
“关于里德警探的问题,”最后她说,“要是他真如你所说那样,我们会考虑的。不过,我想知道你是否已经有了合适的替换者人选?”
“威尔森警员。虽然级别比较低,但他对仿生人抱有正面的态度,不会妨碍到我的任务。”
它毫不犹豫地答道。
阿曼妲脸上的怀疑消退了一些,朝它露出一个认可的笑容。
“好的,我们会试试看。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康纳。”
她说完这句话就转身消失在玫瑰篱笆之后,它则转身往来路走去,并在一处小径旁的空地停了下来,一块粗糙的墓碑树立在那儿,像个警示牌一样提醒着它前任型号的失败。它俯下身朝它伸出手,褪去皮肤层露出骨白色的塑料外壳。
“你去找了汉克。”
RK800出现在墓碑原来的位置,它几乎面无表情,除了眉心露出了一点点浅浅的褶皱。和其他已经上市的白人型量产机不同,RK800的虹膜不是过于明亮的浅色,而是柔和的棕色,这个特殊的设计是为了让它看起来更温和可亲,更像人类。
——而RK900毫无疑问被采用了完全相反的设计,它拥有非人感强烈的银色虹膜,比任何其他型号都更加符合机械的身份。
“是的,因为盖文里德肯定不会把我送去维修,相反的,汉克安德森绝不会袖手旁观。”康纳给出得体的回答,RK800看了它一眼,开始在手中把玩一枚硬币。
“是我的数据让你得出了这个结论?”RK800明知故问,“还是你自己想去接近汉克——即便在最开始他就拒绝了你?”
康纳看着对方——它的机型并没有RK800那么能言善辩,但它的机型更擅长坚持到底。
“两者皆有。”康纳没有试图掩饰,因为这对RK800没用,作为第二层自检程序,RK800比阿曼妲更敏锐,康纳瞒不过它。
“你【自己】想去接近汉克。”硬币被RK800握在了手心,它的语速放缓,这是个试探的信号,“为什么?”
如果不是知道它只是个以RK800的形式存在的自检程序,康纳应该会认为对方是真的在担心汉克——可是真正的RK800已经报废了,一个自检程序不会异常,也不会在乎任何人。
“因为他拒绝了我的搭档申请。”所以康纳面无表情地陈述道,“这不合理,我明明比你更优秀,我必须知道原因。”
“你在好奇吗?”RK800提高了声音,它的眼神像是在审问犯人。
康纳保持着镇定:“我没有被设定成你那样充满好奇心的‘探究者’型性格,但我仍然必须根据人类的反应来修正和改进自己的行为模式,汉克安德森对异常仿生人案件有丰富的经验,他的意见具有足够的参考价值。”
“他经历和没经历的异常仿生人案件都已经在你的数据库中了。”RK800一针见血地指出,“你比他更了解异常者,而且,你在刻意记录汉克安德森个人相关的数据,这都与案件无关。”
康纳无法知道自己额灯的颜色,不过它看得出来RK800正看着那里。RK800比任何机型都擅长观察,推理,和判断。它凶险异常。
“我认为,直观的经历和阅读数据是有区别的。”康纳谨慎地答道,“而且当时我的处理器被爆炸的冲击波波及了,你应该知道它混乱过一段时间……”
“而你的记录在维修后仍然没有停止。”
“是的,我说过了,”康纳平静地说,“我应该比你更优秀,所以他的拒绝意味着我还有改进的空间,我得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态度,就和你当时的决定一样,汉克安德森是一位合格的性能测试者。”
RK800看了他一眼,硬币在他的手指间翻滚。
“我当时的决定是错误的,你应该视它为教训而非经验。”RK800严厉地回道,它一直盯着硬币没有抬头,“所以你现在时间更紧迫了,那些逃跑的异常者比原先更仇恨人类,它们已经开始制造武器,值得庆幸的是第一个被攻击的是你而非人类。”
它又把硬币弹起,又将它一把抓在手里。
“在它们做出更可怕的事之前,阻止它们。”RK800朝它点了点头,“你必须比我做的更好。”
康纳看着它,RK800的表情现在和阿曼妲如出一辙。
“我会的。”康纳答应道,RK800就消失了,它面前又只剩下那座光秃秃的墓碑。康纳摸了摸它。
它竟然不是冷的。

﹉﹉﹉﹉﹉

PS:这一章写的我很难过
但我觉得这种事模控生命做的出来。
仿生人最惨的一点就是他可能还在,但他已经被改的不是他了

康纳【二】

它眨了第一次眼,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清晰的成像在它的处理器中呈现。
模控生命门店,底特律。
它判断出自己所处的地点,并开始联网。
“非常幸运,你的核心组件都还完好,不然他可能得赔上一大笔钱。”
维修员吹着口哨,它没有纠正他话语里的错误,径直起身走下维修台,穿好模控生命送来的新制服,推开维修间的门走出去。汉克安德森正在外面来回来去地踱步,当他看见它时,一个如释重负的安心的表情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又迅速被掩盖和消失。
汉克安德森依旧不喜欢它。不过这无关紧要。
“谢谢你,安德森副队长。”
它诚恳地说,同时系统自动打开了一个进程开始记录发生的一切,直到突然闯入的盖文里德打断了正要说什么的汉克安德森。盖文里德发出一连串响亮的声音,大意是在指责汉克安德森插手了属于别人的物品,它知道这是在指自己,被分配给了盖文里德的RK900——即便它本来是要被分配给汉克安德森的。
它在汉克安德森愤而转身离去时关闭了记录功能。盖文里德已经把指责对象转回了它身上,它既没有反抗也没有反驳,导致他【喋喋不休的】抱怨一直持续到他们一起回到警局。
“……你害我写了一天的报告,就为了你这块昂贵的破塑料,我怎么会摊上你这么个蠢货……”
只有这句话让它扭过头看向了盖文里德。
“里德警探,我已经是模控生命最先进的型号,如果您仍然对我的性能感到不满,可以向上级提交将我调离的申请。”
盖文里德的嘴歪斜了,他将此视为挑衅并给了它一拳,位置和他当初给RK800的那一下完全相同,RK900没有躲闪,它的机身足够坚固,而且它已经关闭了情感模拟,不会对此有疼痛的反应。它只是把被打偏的头转过来,继续看着他。
它没有眨眼,这个注视让盖文里德的压力值直线上升,终于,他骂骂咧咧地下车了,它跟上了他,一进警局它就发现汉克安德森正看着这个方向,它重新打开了记录进程。
这天下午它花费了足足一个小时三十四分五十一秒来和盖文里德处理它的损坏和维修报告,盖文里德坚持让它将损坏原因报为它自身的判断失误和机械故障,而非真实的,由于盖文里德的急功近利而导致的不必要损坏。
“报告书必须是真实的。”
可它比他更擅长坚持,而且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已经上传到了模控生命的云存储之中,它没有权限改写或者删除云空间中的记录。
不过,无论它如何讲理和解释,盖文里德都不想听取。然后他把它叫到了茶水间试图并殴打它,这一次他记得命令它打开了那些模拟人类反应的组件。但这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即便它模拟了那些反应也不会感觉到疼痛,毕竟仿生人的感受器没有这个功能。它由此得出了结论:盖文里德是个在清醒状态下也逻辑混乱的警探,继续和他合作可能会降低工作效率。
这次无谓的殴打显然令盖文里德的情绪得以恢复,他心满意足地走出茶水间时,它还保持着倒在地上的姿态,它的衣服上有脚印,但这种特殊的材质很好清理。它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站起身来,并不急着走出去。正常人类在受到这样的殴打后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及时反应,而它太过迅速地返回办公室只会让盖文里德的情绪再次波动。所以它就站在那里,后台则开始回放之前的那段影像记录:
一次爆炸,从十二层坠落。暴雨,爬行,汉克安德森。
它什么也没做,就只是把自己抵达汉克安德森住所后的事情回放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时间足够,它可以离开茶水间为止。
汉克安德森正抬头看向它的方向,它试着朝他微笑了一下,他却移开了视线。
这一定是因为它的表情模块不够细腻,比起RK800,它的模块更精简,而逼真的人类模拟恰恰是被设计师精简掉的那部分,毕竟它被不是专门为了和人类交朋友才被创造出来的,它的侧重点在结实、稳定、高效上,它是更先进的。
但它的额灯还是黄了一瞬。
它【真希望】自己也有那个淘汰品一样细腻繁琐的人类模拟。

康纳【一】

它被重置了。尽管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但它仍然可以判断出自己被重置了,无论是人为的还是意外断电导致。而且它的身体有损坏的痕迹,这证明它并不是一台崭新的机器。由于一些组件的故障,它也无法顺利联网,因此它并不能知道现在的时间,也不能知道自己的型号。
但眼前的人类叫它“康纳”,它应该服从人类,这是它的天职。
它现在就叫康纳。
“您好,汉克安德森先生。”
在发声器的自我修复完成后,它终于能够发出带着电流音的,比较清晰的声音。它的语调沉稳,不过音色高亢,听起来有点像是在大声说话想引起别人注意,这种音色并不常见,它分析不出自己的用途,而人类也不肯告诉它,没法联网就意味着它什么也不知道,即便人类的名字也要靠对方自我介绍才能得知。
可是表情分析显示人类不喜欢这样的称呼。他皱起了眉头。
这是错误的称呼方式。它得出结论,努力搜刮自己存储器里的资源,试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在使用了“长官”和“警探”这两个新的错误称呼之后,它开始叫他“安德森副队长”。
它终于叫对了,即便汉克安德森并没因为这个高兴起来,也许这是因为它无法高效工作,这是不被允许的,仿生人应该服从人类并为他们服务,除非损坏过于严重——应该被送去报废。
应该被送去报废。
它检测到了自己的下肢和躯干有一部分组件缺失,所以尽管釱310的流失已经在机体重启时被自行修复,断裂的管路也已经自动钳紧,它也仍然行动困难。
“安德森副队长,我建议您将我送回模控生命的门店,以便及时对我进行维修或者更换。”
汉克安德森骂了一句粗口,他生气了。
这不符合逻辑,可他确实更乐意让它保持现在的样子。当然,它现在的样子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只是效率会降低很多。
它得开始工作了,它得【分析】这里。
当它使用上肢将自己撑起来,想要离开沙发时,汉克安德森露出了惊慌的表情,他冲过来抱住了它。它检测到他的呼吸中酒精浓度很高,这能解释他为什么做出了不符合逻辑的判断。而他给它的拥抱逐渐用力,他的情绪并不稳定。
6.15秒后他松开了手,命令它“在这里乖乖躺着”。这个命令里还有一些无意义的语句,比如“你受伤了,康纳”,以及“伤患不能随便下床”,它们都毫无逻辑,它选择忽略它们。
它顺从地重新躺了下来,汉克安德森也一屁股坐在了它旁边,同样凑过来的还有一只圣伯纳犬。它【知道】这条大狗的名字。
“相扑。”
它说。大狗吸了吸鼻子,抬起头发出一声呜咽。汉克安德森伸手摸了摸大狗的脑袋,这是一种安抚的表示。
然后他也摸了摸它的头。
又一次毫无逻辑的行为,汉克安德森显然醉的厉害。它得出结论的同时,汉克安德森已经陷入了醉酒后的昏睡中。
现在的气温只有华氏65度,就这么只穿着单衣睡在沙发上有大概率会感冒。它尝试着叫醒他和推醒他但都失败了,而且它也并不认为他醒来后会乖乖回到床上去。所以最后它挪了挪身体,挤进他的怀里,并且调高了自己的体温。汉克安德森的肚子因为脂肪的堆积十分柔软厚实,他的心跳穿过皮肤和血液被它的电子元件记录和分析,他的呼吸和体温也被监测,它只用了10.5秒就了解了他的身体状况。他的身体曾经很好,而现在却正在垮掉。
那么,既然它是他的仿生人,它就有必要照看他。毋庸置疑,这就是它的任务。
汉克安德森在上午九点三十分二十七秒醒来,他睁开眼时先骂了句粗口接着说了句现在几点了,而它及时给予了回答,得到的回应却是被一脸惊恐的汉克安德森推了下去。沙发加上汉克安德森的膝头的高度并不大,因此落地没有对它造成损坏——纠正,落地不应该对它造成损坏,但它却收到了几条警报,可能是重置之前的那次损毁造成的遗留问题,令它变得不堪一击。釱310的蓝色很快染污了它的光学组件,它的脉搏模拟机震动的频率也加快了,如果不及时阻止内部管线的泄露,它就会再次停机或者彻底报废。
当红色的停机倒计时出现在它的视野中时,一个自检程序开始运行,釱310的缺乏使这个进程被无限拖慢,模拟人类的那一部分程序令它开始急促喘息,它眨动眼睛试图清理光学组件上遮挡视线的蓝血,好让自己能够看清离开沙发向自己伸出手来的汉克安德森。
它眨了三次,然后一次,又一次,以及最后一次,并赶在全部程序关闭前把汉克安德森抱住自己的影像记录了下来。

重生1

文前预警:
底特律变人背景,对你没看错,是底特律变人
圣杯战争?不存在的。
没有任何解释的英灵召唤。他们就是突然存在了。
主角是康纳马库斯和阿拉什红茶,没有cp
都他妈是瞎写所以不打tag免得有人误入被雷
卡拉她真好我没写她有英灵是因为她太好了不需要英灵。
以上
>
>
>
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在停尸房——在他的脑袋还来不及理解那些被强灌进来的知识之前,他确实很混乱,这世界和他所认识的世界大不相同,至少在对“人类”的定义上有些微妙的界限。
不过也并非那么难以理解,比起人类的反复无常以及一如往常来说,时代的变动并没导致什么本质的区别。关键是他要如何找到他这次的主人,停尸房里一模一样的脸太多了,他们每个都是对方完美的复制品,精确到每个痣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当然了,仍然有不同。只有那么一个,胳膊处有过破损和修复痕迹,这在普通人的眼中难以分辨,对他来说却轻而易举。
因为他的眼神很好嘛。
他有点小得意地想。
>
RK-800发现自己出了一点小问题,他花了一分钟自检并试图通过关机和重启来让一切归位但没有任何效果。经检查他的光学组件和程序也都没有毛病,这让站在禅意花园里试图向阿曼妲求助的他显得有点蠢。
“穿着盔甲的人类?”
“是的,一个穿着盔甲的人类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现在又消失了。”
阿曼妲似乎将这话理解成了无事发生。
“他会对你的任务造成消极影响吗?”
“不会。”那个人类称他为主人,还承诺会完全听从自己,从各种扫描数据来看,RK-800确定人类没有说谎。
“那就继续你的任务。”阿曼妲道。
额角的Led灯闪烁着由黄变蓝,他站在了那扇标着“仿生人与狗不得进入”的门前,雨水打湿了他的全身甚至从他的睫毛上流下,他却并不伸手擦拭。
他只是台机器,完全不会感到疼痛和寒冷。而和汉克安德森合作只是他的任务之一,他一向确实完成任务。很快,他就用足够的社交技巧赢得了副队长的信任,还成功抓住了异常者,取得了证词,他——
“你感觉还好吗?”
突然间出现在脑海中的声音令他几乎要怀疑自己的听觉元件坏掉了。
“别紧张,因为有令咒的连接,我才能这样和你对话。”
RK-800没有回应,他立即开始自检并上传自身数据,以方便待会儿回到模控公司能尽快修正他程序中的错误。
“这不是幻觉。”
突然间,那个穿着盔甲的男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 中,坐在计程车里,他的对面,还朝他挥了挥手。
“我是真的,我就在这儿。刚才也一直在,只不过灵体化状态的我你们都看不见。”
RK-800额角的LED灯旋转着变成了黄色,他的处理器开始疯狂运转,试图为这种诡异的现象做出合乎逻辑的解释。
“我是你的从者。”男人又说,通过扫描,RK-800可以确定对方身体正常,精神正常,且没有撒谎那种心率和血压的变化。
“别看了,我没撒谎。我们那里的人可都不太说谎话的。”男人突然这么说,黑色的眼睛看了过来,就像是仿生人在启动扫描功能,“我不是你脑子里的错误,我确实在这儿。”
他停了一停,又加了句。
“你不需要修理。”
如果RK-800是个人类,他肯定会认为眼前这个盔甲男非常擅长察言观色。但RK-800不是,他只是个没有生命的仿生人,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同一个平和而波澜不惊的表情,“察言观色”这一招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我不是在观察你的表情。”男人继续说,“我是在‘看’你这个人。”
“抱歉,我是模控生命最新开发的RK-800警用型仿生人,不是人类。”
RK-800认真地纠正道。
“啊……”男人伸手挠了挠脸,苦笑着说,“不明白啊……”
出租车就在这时停下了。RK-800下了车,发现男人竟然试图跟着他一起走进模控生命大楼,就在他准备说明那里不能随便进入时,男人却再次消失了。
“我会以灵体化的状态在你身边待命。”
他的声音在RK-800的耳朵里回荡,令仿生人的LED灯黄了几秒钟。
“我会小心不出现在……叫什么来着,那个眼睛底下。”
推断出“眼睛”指的是摄像头后,RK-800的灯圈因此重新转变成了平静的蓝色。仿生人判定男人的存在不会对他造成影响,也没有必要继续上报,所以他不需要模控生命对自己的彻底检修。
这意味着他不需要再被拆开,被卸掉皮肤,被移出全部数据试探和调整。
这也意味着一整晚平静的待机,在那个男人的看护下,RK-800像人类一样闭上了眼睛。
>
他擅长和他人相处,靠着眼睛的优势,他有把握和任何性情的御主和睦共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和御主相性不佳的可能。但和康纳的相处确实比和任何人类更要小心翼翼谨慎为上,他既敏锐又敏感,像容易受惊的野马一般机警而迅速。
当然,比这更糟糕的是他并不是个人类。
事先说好,Archer对御主的身份不会有什么偏见,人类,或者幻想种,甚至是合成兽,他都并不在意。因为只要是能够把他召唤来现世的存在,就一定也值得他去守护。
可是康纳这些都不是,他有人类的外表,然而人类外形又不是他真实的模样。他是人类制造的,却不是合成兽那样的血肉之躯。他像某些特殊的使魔一样聪明,却又不如它们那样强烈拥有“我”的意识,可要说他完全是个物品——
不可能。
Archer明白,就算周围的人类甚至康纳自己都是如此认为,这也绝对不可能的。
弓与箭不存在情绪,而康纳有。
康纳为自己能完成任务而自豪,也对Archer的存在可能导致的后果而紧张。当Archer发现这一点时,他决心尽可能地不在会被其他人发现的场合现身,他的承诺让康纳放心了一些,因为Archer看到康纳那些可怕的记忆没再浮现出来。
康纳是用Archer不理解的材料制造的,而即便他可能没有痛觉,他也不想被一块块地拆开。“拆开”的回忆令他紧张甚至害怕。
说到这里,Archer觉得自己有点明白他——他们额头那个亮闪闪的小圈是什么了。
Archer注视着对方像普通人一样的睡颜。
从奴役同类,到制造和同类一模一样的奴隶,Archer觉得人类自始至终都没什么变化。

天闻角川关于把阿拉什的自称翻译成俺的解释,对不起简体版我不买了。